重新出發 甄詠珊| likemagazine.com.hk
Cover

重新出發 甄詠珊

電視劇真的可以很「入屋」,那怕你是寂寂無名,只要遇上好劇本、好角色,隨時可以被推上、彈起。甄詠珊(阿珊)是其中一個見證電視劇威力的幸運兒。憑著電視劇《果欄中的江湖大嫂》中「惡人菊」一角,入行廿年的阿珊終於被人記得住。「依家未算彈出,算是有人認同。」人生沒幾個十年,何況廿年?阿珊深信自己是屬於舞台的,她會一直演下去。

 

跑龍套做起
電視劇《果欄中的江湖大嫂》播出以來,反應佳,幾位女角成為輿論熱話,當中包括惡形惡相、滿面汗斑、深眼圈、粗眉毛的醜女人「惡人菊」。在熒幕上初見演活這個角色的女演員,觀眾紛紛好奇:「呢個女仔好面善……叫咩名?」甄詠珊,這個名字未必令人記得起,但她的樣子早烙印在觀眾心中。16歲入行,由特約演員做起,俗稱「跑龍套」,這些年的她雖然沒演過太多重要的角色,可是從沒冷待任何一個機會,自問每次演出交足功課。當知道被監製賞識,找她飾演「惡人菊」,剛加入TVB大家庭的她受寵若驚。「他說搵我因為之前看過我做舞台劇飾演的士司機。為了演好角色,我親身揸的士,真實感受過先令我做到。」

樣貌娟好的阿珊,正值艷光四射的年華,然而與索女角色擦肩而過,反被派去當又惡又醜的失婚婦人,從好方面看,是演技大挑戰;但從女演員生涯來看,今次做得人哋阿媽,可能以後都是阿媽。難得她看得開,不怕被定型。「我不介意,其實我這個年齡也差不多做人阿媽了。導演原先不是想搵我做醜角,只是角色需要,惡人菊用盡所有精力打工賺錢養女,根本無時間裝扮,而且果欄工作日曬雨淋,又無愛情滋潤,所以她根本沒有動力去扮靚。」

入行廿年,她得出生存之道是:朝著一個目標努力,付出的一定有人看得見。

 

努力一定有人看見
令觀眾動容的角色,不獨形似,更要神似。阿珊坦言,現實中的自己沒有角色的經歷,初時演起來確吃力。「惟有找出自己跟角色的共通點,我無結過婚,又沒有小朋友,但我跟惡人菊一樣讀書不多,又要養起成頭家,照顧爸媽及一個患有嚴重濕疹的細佬。」她盡力投入角色,希望觀眾感受到母愛的偉大。「尤其想在單親家庭成長的人知道,你阿媽不是不理你,而是母兼父職,要努工作賺錢,有時工作後太累,所以無暇照顧你。記得其中一場戲講述惡人菊的囡囡做了壞事,我要去救她,不惜叩頭認錯,這幕可能感動到好多阿媽,感動年輕一輩觀眾。」經歷以外,本身聲線嬌柔的阿珊在首天開工,曾因惡不出樣,被前輩黃光亮要求辭演。「其實他刻意迫我的能量出來,拍完劇,我有向他講多謝,他說開心見到我有成果,當初做衰人是對的。」阿珊自知先天聲線不足,惟有後天努力,晚晚返屋企咬木塞。「做舞台劇時學到咬木塞可以令牙關開得大些,發聲好些,後來真的做到,任何事都要努力。」

娛樂圈光陰似箭,初入行的人都想一炮而紅,即使未能如願,也想縮短浮沉的時光,盡快享受成名的快樂。「惡人菊」這個彈起機會,阿珊一等便是廿年。她坦言曾灰心失意,6年前離開了娛樂圈,本打算結婚,進入人生另一個階段,怎知最後婚結不成,更發現自己離不開娛樂圈。「我走不到,有想過轉行,可是不知道可以做甚麼。」4年後,她決志重返娛樂圈,遇上舞台劇導演找人演從古代穿越時空到現代的的士司機。「在台上一人分飾兩角,口碑不錯,導演同我講:『阿珊,你應該屬於舞台!』因為他這句說話,我決心再努力,重新出發。」

 

愛唱歌的演員
阿珊的演藝事業現起色,成功塑造性格演員的形象,自信走對了路;另一方面,她對唱歌戀戀不捨。「如果我的唱歌事業好似演戲般,付出努力人家見得到就好。」她自認不過是一個鍾意唱歌的演員,歌手的身分是當年為搵食得來 。「由細到大,我的座右銘是『邊度有飯食我便去邊度』,當時的公司能給我基本薪金,對我好重要,公司要我做乜就做,唱歌、代言、行性感……是Marketing策略。」雖然歌唱事業半推半就而成,但是開始了便不想停。她堅決說一定會推出新碟,並希望待病癒後勤練歌,讓大眾重新在音樂上認識她,像她的新歌《重新出發》裡歌詞:「無論大紅大紫 或有天全頭白髮 不理別人 靠別人 我但求忠於我風格。」

做演員,可飾演不同的角色,嘗試現實人生不能做到的事,填補了阿珊讀書不多的遺憾。

 

TEXT:黎力勤 
PHOTO:Johnson
Venue:RedMR
Wardrobe:Belle Femme

相關文章
家庭趣遊香川縣 圓月。圓夢 Kit Mak 笑下啦!香港人 Vivek Mahbubani 不止旅遊 Jerry. C謝利 伍家謙 交畀你講體育 工聯會×青年 咖啡對談 職場增值 Megeve beauty and medical centre唯美新體驗 香川‧高松 親子樂遊